首页
> 老年生活 > 情感故事

老保姆的另类品质生活

发布日期:2008-05-12 阅读次数: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
李能芳在悉心照顾龙泽秀

爱美的李能芳

    儿子已是当地首富,她却坚持在城里当保姆。她热爱城市,热爱城里的生活;她敬业,敬业赢得了尊重;她善良,甚至掏自己的钱补贴雇主家用;她时髦,着旗袍,穿高腰皮靴;她追求品质生活,每天锻炼身体、蒸面按摩;她浪漫,电话里总给丈夫唱《爱你永远不后悔》……她叫李能芳,今年快70岁,人称“重庆最牛的保姆”。
  最近,李能芳的事迹感动了重庆市一家企业,这家企业决定将李能芳的“脸”放大,足足有9000平方米,由9000块1平方米大小的方块组成,三张面积一平方米的展板才刚好拼成一只眼睛,准备在11日母亲节这天展出。目前,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已受理了这项“全球最大脸”的参评活动。5月3日,好奇的李能芳到印刷厂车间看了自己的脸部照片,“既然是为母亲节献礼,我当然要参加”,李能芳称,她一开始就比较支持这个活动。“现在虽然有点小名气,但这不是我想要的,我仍然要从事老本行——当保姆。”
  保姆的儿子是富翁
  十年来,儿子请求她回家享清福,她一次次拒绝。
  还有几个月就是李能芳70岁生日,日前,远在贵州的儿子何勇再次来电请求她回家颐养天年,没想又被她拒绝。这样的请求,何勇已持续10年,却一次次被母亲拒绝。
  李能芳是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大坡乡小罗村人,当地山高路不平,经济落后,长年吃玉米、红薯,想吃顿白米饭得等到过年;几年买不上一件衣服,走亲戚常常是向邻居借没有补丁的衣服……
  49岁那年,儿子结婚了,李能芳松了一口气。穷怕了的她在娘家嫂子鼓励下,决定进城当保姆,这一当就是20年。
  1998年7月6日,李能芳60岁生日。儿子何勇打来电话,要求母亲辞去保姆工作回家“享清福”,因为老家早已不是母亲记忆中的模样:李能芳进城后,何勇承包了两三百亩荒山种经济林木,又开起养猪场、办起酒厂。公路建成后,何勇还种植了杨梅基地,新建了一排五间的两层楼房,办起农家乐……本以为母亲会高兴地一口答应,让何勇意外的是,沉默半晌后,母亲说她喜欢城里,要留在城里继续当保姆。
  事隔10年,年近七旬的李能芳再次拒绝儿子的请求,让小罗村村党委书记周德祥很不解:何家早已富甲一方,今年初,她儿子何勇还被村民选为村委会副主任,要带领村民共同致富。李能芳回家绝对不会再吃苦。
  对此,李能芳说,除了放不下正在照顾的雇主,有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她深深爱上了城里生活:老家在山上,一到夜晚,那种漆黑和寂静让她受不了;而城里,不管何时都是亮亮堂堂,街上深夜还有人来人往,她热爱这份繁华和热闹……
  爱岗敬业20年
  李能芳第一份工作,是给重庆南开中学一退休女教师做保姆。第一天吃饭,她端着一碗白米饭哭了,觉得这幸福来得太突然。可是当时,城里的粮食是限量供应的,她每顿只能吃一小碗米饭和一个馒头。李能芳哪里吃得饱?她宁愿喝水充饥,也不会偷偷动主人家的零食,“因为既然干上了,就得当成事业干,就得遵守职业道德。”
  双碑光荣坡撬门山的甘玉清,是李能芳照顾得最久的雇主。1991年,因糖尿病瘫痪在床的甘玉清病情加重,长了一身褥疮,请来的保姆都不堪忍受褥疮脓血发出的气味,干不了几天就相继离开。
  经人介绍,刚刚失业的李能芳来到甘家。虽然早有准备,但看到甘玉清第一眼,李能芳还是不自觉地捂住了嘴。李能芳说,那一刻,她本能地想退却,但看着甘玉清央求的眼神,她留了下来。
  既然留下来,就要将别人照顾好。几个月后,甘玉清的褥疮慢慢消失,唯有背部一较大的褥疮久不愈合,一直往外流着脓水,李能芳想尽办法也不见好转。听说用嘴吸吮可以排出毒气使褥疮好转,于是李能芳用肥皂为甘玉清仔细擦洗后,捏着鼻子将嘴凑了上去……一口脓血没吸完,甘玉清的儿子刘亚刚回家拿东西看到这一幕,他顿时愣在门口。半晌,眼眶红红的他说:“李,你对我妈,比我们做儿子的还好……”
  已经50多岁的刘亚刚回忆,当年的那一幕一直深深印在他脑海里,当时的震惊无法用言语形容。他没想到,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保姆能这样做,就在那一刻,他在心底把李能芳当成了亲人。
  将工资捐给贫穷雇主
  遇到经济困难的雇主,李能芳甚至掏出自己的工资补贴家用。
  李能芳说,儿子富裕了,她当保姆早已不是为了赚钱。遇到经济困难的雇主,她甚至掏出自己的工资替雇主补贴家用。
  甘玉清去世后,甘的亲家母又因子宫癌住进医院,李能芳又到医院照顾。因认真负责,李能芳被不少患者看中,留在医院做起陪护。病人随时需要照顾,夜间也不能离人,陪护就需要时时守在病床边。由于许多患者治病已负债累累,李能芳为了替病人节省陪床费,经常坐在椅子上将就一宿。她常常在迷糊中摔在地上,现在身上还留着多处伤痕。
  为雇主省钱,李能芳办法不少。如今照顾的龙泽秀瘫痪多年,每月900多元工资,付李500元工资后,剩下的400元不仅要供儿子读书,还要维持3个人的生活。为此,李能芳不仅常常将自己的工资贴进生活费里,还每天步行两小时到菜市,只因那里的菜比附近菜市便宜几毛钱。除了买菜,李能芳洗澡都舍不得用龙泽秀家的水,常常是到刘亚刚家看望时顺便解决。
  如今,龙泽秀的儿子职中毕业,想继续深造,李能芳又提出两个月不要工资,将1000元钱捐给孩子上学。龙泽秀感激地说:“瘫痪10多年,保姆没少请,但第一次遇到这么贴心的……”
  李能芳的真心付出获得回报,许多雇主把她当成亲人。
  知道李能芳爱美,龙泽秀便把自己生病前最漂亮的衣服送给她,还常常指导她如何穿衣搭配。刘亚刚一家更是将李能芳视作长辈。如今,李能芳找到新的雇主,刘亚刚总会先去“考察”一下,确定雇主不会太苛刻,才让李能芳干。他们情同母子,早已不是雇主和保姆的关系。
  追求高品质生活
  高腰皮靴、连身长袜、紧身旗袍、戴着银色耳环、玉饰手镯,头发梳得纹丝不乱,面容白皙、皱纹不多……李能芳卧室里,时髦的衣物堆了满满一衣柜,外加两大箱。
  她说这些漂亮的衣服,在老家是买不到的,以后“告老还乡”,全要带回去。年轻时穷,没穿过一件好衣服,可能是想把失去的都找回来,进城后,她爱上买衣服。每次上街,看到漂亮的衣服,她都爱不释手,每个季节都会为自己购置新装和首饰。因为置办的东西太多,有的雇主家没地方放,她不得不每月花100元钱在沙坪坝区团结坝租了个单间,每到周末过去打扫一次。
  走出大山20年,李能芳从没在春节回家团过年,但“心中始终有个家”。所以每次过节,她也会学着城里人“用新鲜的方式”向丈夫表情达意。究竟是啥方式?李能芳面露羞涩,不肯说。躺在床上的龙泽秀抢过话头说,去年中秋节,李能芳和丈夫无法团圆,通过电话约定当晚9点,一个站在城里阳台,一个站在乡下院坝,共同赏月,在心里假设人月两团圆的快乐和幸福。电话里,李能芳总爱给丈夫唱《爱你永远不后悔》,诉说对丈夫的依恋。
  李能芳说,除了早上锻炼身体,每天蒸面、按摩等美容必不可少,价格不菲的洗面奶、护肤水她也一应俱全。李能芳说,“必须让自己‘永葆青春’,才会有雇主愿意请你,这样才能继续在城里呆下去”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